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霞满天的博客

真正的品牌其实是存在于关系利益人的内心和想法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仫佬山乡的记忆片断(二)  

2013-10-08 20:47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县城的所在地名叫东门镇,是个平坝子,一条清澈的小河从镇前流过,古老的水车吱呀作响,灌溉着河边的农田、菜地。镇子离我们矿山驻地有四公里,这段路是一半山路一半平路。每逢集日或星期天休息,矿里的人们或步行或坐专程班车行进在赴县城的采购大军中,终究矿山的商品不够丰富,必须来县城补充。逢五逢十是农民赶集的日子,当地人俗称“赶东门街”。
   

        当地盛产一种微型西红柿,形似红红的珠子,直径不到2厘米,着实诱人可爱,当地人取名叫“毛姑娘”,农民用大筐挑到集市上卖,叁毛钱可买好几斤“毛姑娘”,与辣椒同炒,味甜酸辣,能吃好几天呢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在集市地摊上你常常能看到一摞摞银灰色的、口径体积大小不一的砂罐,这就是当地特产煤砂罐,是仫佬族特有的烧饭、菜、烧茶的饮具。这种罐是将煤粉、陶沙土的粉末混入铁水中,入模浇铸而成。此罐透气而不透水,煮出的稀饭别具风味。夏天,煮好的食物放在罐里数日都不会变质。我家有两个煤砂罐,小的是用来煮粥或炖鸡用的,大的是镶嵌在地炉边煨热水用的。什么叫“煨热水”?就是把大砂罐紧邻埋在地炉边,利用炉膛的侧面的热量将罐中水持续缓慢加热,一整天罐中都有热水,洗脸、洗脚、洗澡都足够了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用于取暖做饭的地炉是仫佬山乡的一大特色,据说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。地炉建于堂屋内大门两侧或厨房中。先在地上挖个坑,在坑中用砖砌好炉子,炉旁安放一个大水坛(煤砂罐),坛口与地炉口都略高于地面,以避污水流入。炉前砌一个煤坑,上面盖块活动的板子。炉子除掏灰的炉门外,以及坛子的周围,全都用泥土填平,表面还得打上三合土。地炉一天到晚都不熄灭,水坛中总有热水。除随时可架锅做饭外,冬天象土暖气设备一样,使堂屋舒适温暖。特别是在潮湿多雨的季节,屋里的粮食和衣物等都不致发霉。逢年过节,家人亲友就围着地炉吃“火锅”,非常方便。因为仫佬族地区产无烟煤,所以使用地炉十分普遍。入乡随俗,我们这些矿山的“外来户”也都学着当地仫佬族家庭的做法,在厨房里构筑了地炉。在那一个个严寒的冬夜,我就守在地炉旁做作业、打瞌睡,等着加夜班的父母归来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家里从南宁带来的那辆“天津小飞鸽”(26寸自行车),“捂”在家里一直舍不得骑,山坡太陡,往往去的时候“溜车”(下坡),回来只能推车(爬坡),打个平手,没省力气。无奈,就趁父母不在家,偶尔拿出来在家门口附近与小伙伴们练车“兜风”。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一天,我师傅要出远门,对我说:小妹,把你家的宝贝单车借我骑骑。我赶紧回家跟父母说了一声,就将单车推到单位交给我师傅。师傅眼尖,一看单车就说,你这辆单车快坏了。我不解,不会吧?我都没骑过几次呢!师傅说,你这辆单车是“放”烂的,不是骑烂的。这时我才明白,师傅是说单车摆在家里会渐渐被硫磺气体腐蚀锈坏的。各位看客明白了吧,这里无烟煤的含硫量太大,燃烧时产生的酸性气体,可将周围的金属物品腐蚀损坏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仫佬族村民将山泉称为“懑(与闷同音)”,每个村落都有数潭懑水池,供人们饮用浆洗。那懑水是活水,清澈见底,冬暖夏凉,最后流入农田沟渠。如果矿山的自来水断水,我们就会到附近的懑水池担水回家。夏天的夜晚,我们打着手电在懑水池担水,常发现水池中有几条塘角鱼在嬉游,估计它们是沿着水田沟渠逆水而上进入懑水池的。一看到有人担水来,它们就躲到懑池周边的石缝里了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说到“塘角鱼(tang-guo-yu)”,那可是仫佬山乡的美味啊!塘角鱼属鲶鱼科,野生,身长约15—20厘米,头扁宽全身乌黑无鳞,嘴有四条鲶须,善贴沟边游弋,生命力顽强,肉质细嫩无小刺,烹饪一般以清蒸或红烧为佳。在当地的集市上,塘角鱼是鱼类中价格最贵的,当然也是人们采购的首选,呵呵,物以稀为贵嘛,别处有钱也找不到哇!后来这种“土著鱼”在集市上越来越少见了,听说都出口到日本换外汇去了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提到小日本,借着思维惯性,我想起了家里玩的第一台电视机就是原装“日立牌”的。记得当时县五金交电公司分到了10台12寸黑白日立电视机,其中5台的指标留给矿山。价格五百一十六元,好大一笔支出哦!上千户人家,没有几家人舍得买。母亲是知识分子,思想比较开通,大胆决定家里买一台。县里通知晚上来提货。于是我和父母半夜怀揣巨款,来回赶了八公里山路把电视机抬回家,仲夏之夜的山路,旷野无人,蝈鸣萤飞,微风徐徐,披星戴月,好不惬意!此时的仫佬山乡真是一个清凉安宁的和谐世界啊
   

       电视机买回家了,但要播放出画面、画音却是个难题。父母把解难题的任务交给我了。为何说是难题?第一,当时大多数中国平民不知电视为何物,我是先吃“螃蟹”,无经验可借鉴;第二,仫佬山乡地处九万大山山脉,峰峦叠嶂,要找到电视信号,不容易啊!数年山区艰苦生活的磨练,我心里有股不服输的韧劲,我找来书本钻研,多次向人求教。我了解到,视频信号中继站在县里,从县里到矿山驻地,隔着数座大山,信号传到我们这里要经过五、六座大山的反射传递,呵呵,大山就是信号源。我到集市买了根八米长的竹竿,又向电工师傅讨了几卷变压器铝箔纸,锯子、推刨、木锉齐上阵,花了三天功夫,终于把室外回路接收天线架起来了。晚上打开电视一看,嘿嘿!图像蛮清晰的嘛……
   

       回忆的闸门一开,往事有如滔滔江水奔泻。还是适时、适量打住吧,适量是与网友共享,过量就有“强加”之嫌。我想,这就是写博的和谐风度之一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十年经历,十年生息,在有限的人生岁月里不能说是弹指一挥间,仫佬山乡的纯朴风韵已筑成我生命中不可替代的一道绚丽风景。“记忆片断”仅是“十年生活仓库”里不起眼的一角,但平凡中流露真情,缩影里窥见社会,价值就在于此。(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